首页/求职指导 / 经典案例

求职路,她们这样走过

发布时间:2014-11-28浏览量:132

四个女生,一间宿舍,在完成了高校学业后,她们踏上了漫漫求职路。在2013年这个被称为“史上最难就业年”里,她们曾经遭遇了怎样的求职经历?在理想与现实的碰撞中,她们最终又会怎样选择自己的就业路?


  7月,毕业离校季。本报记者走近北京某传媒院校广播电视艺术学专业一间宿舍里的四位女生,倾听她们的故事,记录她们的心声。


  从非北京户口不可到有个不错的容身之地


  “我在北京待了六年,对北京印象特别好,我非常欣赏北方人的性格,虽然我是个地地道道的江苏妹子,但我想留在这里,所以我一直坚定要拿到一个北京户口。”


  2013年上半年是24岁的陆晓丽最后一段学生生涯。面对即将结束的研究生生活,她必须提早为人生下一段旅程的开启做打算。为了留京,她在自己的求职计划前加了一个关键词:户口。


  “我是从2012年10月开始投简历的。”陆晓丽回忆道。为了一纸户口,她“大学和硕士期间都非常努力地学习和实践”。开始找工作时,她瞄准了能够解决户口的几乎所有单位,国企、事业单位、媒体……但由于所在专业的就业面比较窄,所以要么不能投,要么投了也没有回应。即便有了回应,“让我去面试,看中的也是我本科的中文专业。”


  陆晓丽的简历,在记者看来相当“华丽”:她不仅是起点文学网A级签约网络写手、三届校主持人大赛和校级合唱比赛等晚会的导演、2011北京市风采之星才艺选拔大赛复赛选手、二胡十级,而且集班长、校电视台记者等多重身份于一身,还获得过国家奖学金、“中央三台”奖学金、校一、二等奖学金、校优秀毕业生、校暑期社会实践一等奖等10余个奖项。


  一个看起来相当优秀的女生,求职路是否顺畅呢?


  “我在北京一共投了上百份简历,结果只收到了不到10份回应,只有一个offer,解决户口的一个都没有。”让陆晓丽最郁闷的是,“很多单位在招人时都直接写明了只要本地人或北京生源。”


  这样下来,陆晓丽能去笔试和面试的机会并不多。“但凡有机会让单位见到我,我都尽力让他们感觉到我的价值。”但令她奇怪的是,“基本上我去的笔试都能通过,面试时老师评价也还可以,但到了最后却都没了音信。”


  记得有一次去某行业报面试,“六七个领导对我印象都非常好。我们一组面试五个人,领导们基本上就在问我一个人问题,对我非常感兴趣,临走之前一个领导还特别让主编把电话给我,让我和他联系,说‘小姑娘蛮厉害’啥的。我兴冲冲地回去了,结果后来也没了下文。”


  而身为女生,在陆晓丽看来,求职中的性别歧视问题,仍是“屡禁不止”。“直接明了地写上只要男生的有的是,我们也没办法。还有的不明说,但面试笔试的时候都只要男生,这在录取名单里能明显看出来。”她抱怨道:“我们班男生有留校的、出国的、有户口留京的,都很不错,女生这边就非常惨了。”


  还有更为尴尬的,面试时,陆晓丽不止一次被问到“有没有男友”“什么时候结婚”等私人问题。一次,当陆晓丽回答有男友时,对方人事就问“那你是不是考虑结婚”,并称“我们近五年都不希望你结婚有小孩”。“我心里当时就想完了,基本上就没戏了。”陆晓丽苦笑道。


  那段时间让陆晓丽感到难熬。没收到一个offer的她开始怀疑自己,“那些平时看起来一般的学生都有了好单位,甚至拿到了户口,可是我还连个要我的地方都没有,真的太崩溃了。”此时,她“已经从非北京户口不可被磨到只希望有个还不错的容身之地就可以。”


  留京愿望落空,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陆晓丽带着简历来到上海。结果一个月内就收到七八个offer,都是不错的单位。


  一家政府部门下属的文化单位最终进入了陆晓丽的视线,“工作对口,做书籍报刊的出版,还有活动策划执行。都是我非常喜欢的工作。”由于部门刚刚成立,分派给陆晓丽的工作量很大,但她很享受:“我同时做N本书的总策划和活动总策划及执行,管理一个记者团,还兼负安排采编任务、审核稿件……这是个能让我能力得到最大极限发挥的好平台。”


  “低姿态,埋下头来好好干几年。”陆晓丽对自己这样要求。“对于工作,我看重平台、企业文化、整个单位的工作方式和用人机制,最重要的是我自己内心是否热爱。至于钱,真不是我一开始踏入社会时考虑的因素。”


  然而有一点让陆晓丽倍感没有保障:“单位连试用期合同都不肯跟我签。”一个多月下来,眼看临近毕业,同学都签好了三方就业协议,陆晓丽着了急:“本来说好的实习期酬劳每月4000元没给就算了,应届毕业生的优势别给耽误了。”


  目前,陆晓丽正在犹豫是否要接受上海一所职业学校抛来的橄榄枝:学生辅导员岗位。“面试后第二天,院领导亲自给我打的电话,说‘丽丽你一定要来’。”“学校很重视我的人生职业发展,为我规划了未来发展计划,想得比我自己想得还多。”“我还在考虑之中。”陆晓丽表示。


  有机会就投简历却最终无奈读博


  7月初,昔日满满的四人学生宿舍里,只剩下蒋晓娇一人暂无离校打算。在遭遇求职受挫后,她选择了读博这条路,继续校园生涯。


  而为了找工作,她曾经“折腾了一年”。


  “丽丽就想找事业单位,我觉得她太孤注一掷了。”与室友相反,蒋晓娇对工作地、户口都没有要求。她自认为自己找工作很“积极”:“暑假后有机会就投简历,从没想过一定要事业单位或公务员,只要媒体就行。”


  但现实与理想频频碰撞:有的虽然有回应,但勉勉强强。一些小公司倒是积极邀请,但她又不想去。“高不成低不就”,蒋晓娇这样总结自己的求职经历。


  对于薪金要求,蒋晓娇觉得在北京生活“起码得差不多”,“没有户口的话怎么也得六七千。很多传媒公司待遇听起来七八千还可以,但你觉得性价比高吗?”蒋晓娇反问道:“每天熬夜,黑白颠倒,肯定不行。”


  “要是想太多,跟男生有一样的想法,想实现一样的目标,要困难很多,压力阻力会很多。”一年求职路走下来,蒋晓娇最大的感触就是社会对待性别的不同态度。


  “男生如果下学期三四月份还在找工作都觉得有点丢人了。”去年年底,蒋晓娇和一名男同学参加了一场招聘会,一个单位的招聘人员竟然当场问那名男生:“你一个男生怎么还没找到工作。”


  这件事给蒋晓娇留下了深刻印象:“现在工作谁都可以做,哪有不可取代的特质啊。凭什么只要男的?”


  春节过后,蒋晓娇接到一个陕西电视台的offer,从榆林走出来的她觉得回家也不错。然而初到陕台她便有些泄气,“电视台就是体力活,不用动什么脑子,每天就是熬夜。拼不过‘90后’的实习生,也感觉不到研究生学历的优势。”电视台负责人曾直白地告诫她:“我们这里不看学历的。”


  蒋晓娇“没打算拿学历说事儿”,她更希望“在工作中能体现自己的价值”。但实习一个多月过去了,她遭遇了跟陆晓丽同样的处境:无人考核,不给签约,工资完全不谈,实习期酬劳一分不给。面对蒋晓娇的多次询问,人事部门总是见怪不怪地打发她:“没事没事,你就熬着,这里进来的都这样。”


  她开始着急:“三个月后如果签不了,北京所有工作机会就都错过了。”“一点安全感都没有”,蒋晓娇一怒之下决定回京考博。也许是命运使然,复习不长时间的蒋晓娇居然考上了。考博的成功给了她些许安慰,但她心中仍塞满愁绪。


  “3年后博士毕业就业面更窄了,可能工作更难找了。”一些朋友开始称她“女博士”,这也让她“很不爽”。


  得知女儿要考博,曾强烈支持她考研的蒋妈妈也显得有些犹豫:“要不要先找工作?”“她可能也是担心我没男友、没工作,将来年龄大了更不好办吧。”虽然暂时不用为工作发愁,但要想博士毕业后不再面临同样的窘境,“这3年得好好规划了。”蒋晓娇如是说。


  回家乡也是一种选择


  就在陆晓丽和蒋晓娇为就业疲于奔命时,宿舍里另外两名女生却显得格外“悠闲”。


  天津的陈雯早早定了家乡的选调生,很快便淡出了宿舍四人小团体的视线。她告诉记者,除非北京有特别好的工作,有户口、高薪,否则并不考虑留在这里。


  “大面积撒网”求职的她在家乡天津得到很多不错的回应:“有银行、保险公司,待遇都还不错”,但曾参加过国家公务员考试、并遗憾落榜的她并没有打消跻身公务员的念头。去年年底,陈雯报名参加了天津市选调生的考试,并从300多名报名者中脱颖而出,在最终进入面试的12人中,成为最终成功的4人之一。她入选的天津市选调生的乡镇街道岗位,9月份,具体的工作岗位和内容才能获得揭晓。


  陈雯告诉记者,选调生是各省区市党委组织部门有计划地从高等院校选调品学兼优的应届大学本科及以上的毕业生、或选拔具有2年以上基层工作经历的大学生村官到基层工作,并作为党政领导干部后备人选和县级以上党政机关高素质的工作人员人选进行重点培养的简称。经过多年基层实践,选调生已成为一个优秀“品牌”,越来越受到各级组织和用人单位的欢迎,逐渐成为干部队伍的中坚力量。


  更重要的是,选调生“待遇和当地公务员一样,而且选调生考试比国家公务员考试相对容易,晋升机会则比国家公务员还多一些”。拒绝了银行优厚的待遇,陈雯更向往的是“安逸、轻松、稳定”的工作。而选调生则比较符合她的要求。


  当舍友们积极求职时,另一名女生苏静则选择利用在校期间结婚生子,并通过家人关系顺利进入一家国企担任摄影师,不仅有北京户口,且年薪高达十几万。7月16日,她已轻松报到。


  苏静在本科学的便是摄影专业,毕业后,她留在当地工作了两年,第三年才考研考到北京。对她来说,读研只是“层次的体现、个人的爱好、身份的必须、上进的表现”,她真正热爱的还是自己的老本行:摄影。


  1985年出生的苏静是射手座,记者眼前的她也正符合大众对这个星座的评价:热情、洒脱、自由、追梦追不够。在她看来,“就业是人生的一部分,是一个生存的形式。所以工作必须是自己想要的,才能有动力去努力,创造价值,发挥自我才能。”


  天生乐天派的她从来没把“求职”跟“困难”联系在一起,“即使遇到困难了,可能我自己也不会觉得是困难。”她把这归功为“思维简单”。按这个标准来看,家人为她安排的工作除了“待遇离我预期还有点差距”,但“已经很不错了,我非常满意”。“工作其实能代表一个人的圈子、层次和身份”。所以去国企上班,一是能“让自己有身份、有圈子”,也能“让自己锻炼和沉淀,变得更成熟。”因此,这是“实现理想的一个步骤”,“为了实现理想,我必须要先这样工作”。


  在苏静心中,她的理想能数出三大条:“一,为我的单位成立摄影中心,我来做总经理;二,读博士,然后在高校当老师;三,个人稳定之后着力做慈善,同时周游世界,拍喜欢的有意义的照片,做摄影展。”“射手座是不会干不喜欢的事情的,不管干什么,都会义无反顾,失败了也不后悔,热爱了就去追求。”谈起自己的理想计划,苏静一片豪迈。(以上采访对象皆为化名)

 

 

扫描分享

扫一扫分享本页